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7e0VqEibEu'></kbd><address id='7e0VqEibEu'><style id='7e0VqEibEu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e0VqEibEu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自由论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QQ网名大全  作者:  发表时间:2018-01-11 12:26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排长,怎么样?”已撤离雷场的战友们清楚,肯定是陈登泉踩雷了,纷纷掉头,冲进雷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登泉也知道,确实是自己踩雷了。那一刻,他头皮发麻,整个人都懵了。静默了几秒钟,这才缓身蹲下,摸了摸右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还好,脚还在!”陈登泉强作镇静,反过来宽慰围过来的战友们。原来,这是一枚性能已不稳定的防步兵地雷。虽然已被踩响,但尚未引爆炸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陈登泉把地雷的火药抖了出来,并将地雷洗干净,收藏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雷如刀尖上跳舞。类似的历险,陈登泉有过好几次。战友们都说,他能活着参加这次排雷任务,真的已是上天的眷顾。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大排雷,官兵们要自己制作扫雷工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登泉的血管里,流着好几名战友的鲜血。1998年他参加中越边境第二次较大规模排雷作业期间,一枚细小的弹片飞来,伤了他的耳后部位。因天气炎热,后续治疗没跟上,陈登泉的伤口几天后便开始化脓。被转送至麻栗坡县医院时,陈登泉已处于昏迷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天后,捡回一条命的陈登泉,执意出院,奔赴雷场。医生这才告诉他,是扫雷指挥部的几名战友,给他输了大量的鲜血。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大扫雷,一名战士用探针探测地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没有硝烟的和平年代,排雷兵也许是离生死最近的军人。陈登泉并非淡忘了雷场上那些心惊肉跳的历险。而决定是否参加这次排雷行动那天,他把自己关在屋里,拒接了亲人打来的各种劝阻电话,拿出那枚地雷静静地端详了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脑海里,23年来参加中越边境历次排雷的场景,电影般一幅幅闪过。这些画面里,有血肉横飞的惨状,有百姓的感激涕零,还有立功受奖时的无比荣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谁的命不是命?这么危险,我去了,才放心!”收起那枚地雷,陈登泉已下定了决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惊天动地的理由,最终让陈登泉下定决心的,就是他所谓的“不放心”。简单的3个字,已诠释了一名排雷老兵融于血脉里的使命和忠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参加过中越边境历次排雷行动,经历过许多危险,经验丰富些!”陈登泉如愿来雷场了,他也就放心了。他的愿望,就是多教大家一些排雷经验和安全知识,争取让所有兄弟安全完成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危情瞬息万变的雷场,扫雷队几十号人,谁又敢拍胸脯保证万无一失呢?陈登泉唯一敢保证的是,不抛弃不放弃,和兄弟们一起经历生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越边境第三次排雷行动中 那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(组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page title= subtitle=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场男儿也柔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誓言”远比“承诺”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以柔弱双肩独挑家庭重担的妻子,龙泉唯一能做的,就是采取类似的方式,给她一些作为军属的荣誉感、自豪感,给妻儿多一些应对困难的精神鼓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深了,雷场里不时传来几只野鸟的鸣叫。热闹了一天的麻栗坡县天保口岸,开始安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区旁一个陈旧的小院里,从二楼一扇窗户透出淡淡的灯光。扫雷四队队长龙泉,正在为次日的排雷经验交流准备教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龙泉此刻意识到,已好久没与家人联系了。他习惯性地打开手机上的一段视频反复观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暑假,我没有参加特长班、夏令营,而是来到爸爸工作的扫雷队,体验军营生活……”这段视频,是临战训练期间,妻子陈晓虹带着儿子龙陈玉洋,从四川北川县来队探亲时拍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视频由龙泉亲自导演,龙陈玉洋自己配音。制作虽显粗糙,却给龙泉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欠妻子一个没法兑现的承诺!”说起对家庭的亏欠,向来坚强的龙泉,声音低沉,一脸歉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,龙泉向人民教师陈晓虹求婚时,为打消其婚后两地分居的顾虑,曾信心满满地承诺:两年之内将其从四川北川县,调至部队驻地云南昆明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属工作调动何其艰难!两年的期限,变成了12年。2012年,已担任石林县人武部副部长的龙泉,在组织关心下,终于将妻子调至石林一所学校,一家人终得团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与龙泉两地分居的12年里,妻子既要上班,带孩子,还要照顾经常住院的父母。生活的艰辛,逼得她走投无路,曾向龙泉下通牒,逼其转业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万万没想到,距2012年一家人团聚不到3年,今年8月份龙泉又做出了一个令众亲友无法理解的决定。在组织的关心下,他又主动将妻子调回了四川北川县。辛苦了12年调工作的心血,一下又付之东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妻子深知龙泉这一决定背后的痛苦和无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加排雷任务,未来的两年之内,龙泉都要在南陲深山密林里,回石林的机会少。妻子与其独自在石林,还不如回四川老家照顾重病在床的母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团聚机会多么来之不易,对妻子的承诺,龙泉又何曾忘记?然而,作为一名军人,一名参加过中越边境第二次较大规模排雷行动的老兵,龙泉还有一个未曾兑现的誓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年,排雷任务结束离开雷场时,龙泉站在战友王华牺牲的地方,面对那些因雷患致残的乡亲们,他曾发誓:如果还有机会,一定再来排雷,彻底终结这场雷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机会终于来了,龙泉怎会轻易放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雷老兵舍弃小家,毅然再赴雷场。龙泉的举动感动了四川北川县老家的领导。回到四川老家,陈晓虹独自挑起了生活的重担。母亲重病在床,仅是前不久的一次开颅手术就花了15万元。龙泉和妻子已四处欠债,不堪重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妻子虽然有时不理解我,但是会支持我!”龙泉说,“为了不分散我的精力,妻子经常报喜不报忧。这些,都是我迈向雷场的坚强动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雷场男儿也有柔情。今年教师节,战友回家给陈晓虹捎了一束漂亮的玫瑰,内附一张卡片:扫雷四队全体官兵祝嫂子节日快乐!陈晓虹感动得热泪盈眶,深感骄傲和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梦起排雷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新篇再续排雷“缘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人生起步于雷场,梦想也在雷场。”马永信心怀感恩,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,很大程度是因为参加了中越边境第二次较大规模排雷行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马永信此前已担任云南省建水县人武部主官好几年了。人武部比雷场要安全、轻松许多,但他还是主动参加排雷,并担任了扫雷二队队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是先从马永信的婚恋说起。1998年,中越边境第二次较大规模排雷时,马永信担任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扫雷二队一班班长。那时,他家境贫寒,又长得黑乎乎的,25岁了,女朋友还没着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焦急地为其介绍了个对象。可是,前来“面试”的女孩母亲刚见到马永信,嘟囔着扭头就走:“一把年纪了,还是个黑乎乎的大头兵,还想娶我女儿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次相亲的失败,对马永信是一次不小的打击,他感觉自己的人生都灰暗起来。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大排雷,已经有了扫雷爆破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因排雷任务完成出色,1999年马永信提干了,还被成都军区授予“排雷英雄”荣誉称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http://www.3fantizi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